欢迎来到桃色姐妹健康网!

乔石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乔石简历资料及照片

栏目: 热点新闻 来源:南华网

据新华社消息,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沉痛宣告:乔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6月14日7时0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乔石是中共第十二届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十二届五中全会增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据新华社消息,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沉痛宣告:乔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6月14日7时0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乔石是中共第十二届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十二届五中全会增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1996年4月被古巴哈瓦那市政府授予荣誉市民称号。1996年4月被加拿大里贾纳大学授予名誉法学博士学位。妻子:郁文。有两子两女。

        1924年12月,乔石出生在上海市一个普通职员家庭。父亲受过新学教育,青年时代做过职员。由于家境贫寒,母亲8岁时就被送到纱厂当童工。在这样一个家庭里,母亲对乔石影响很大。乔石常说:“母亲就是我最好的老师。”在母亲的教育熏陶下,乔石自幼酷爱读书。曾在乔石身边工作的同志说:“喜欢读书、做事认真和孝顺双亲是乔石的特点。”据乔石回忆,他曾分别在青年学生时代和和平建设时期,两度集中时间,认真地将几十卷本的《列宁全集》通读两遍,并先后做了3000多张资料卡片,在每张卡片上都用钢笔一丝不苟地详细注明篇名、页码、内容摘要和分类编号。“字迹之工整与道劲,令人过目难忘”。

        1940年8月,16岁的乔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乔石曾经回忆说:“其实自己一开始并不知道革命的真正含义,只知道要天下的穷苦百姓都能够过得上好日子,要为天下百姓谋取福利。但是随着阅历和经历的丰富,才明白这些和革命本质上是一致的。”

        参加革命后,乔石即开始组织上海学生运动,先后任上海南方中学、光华附中地下党支部委员、书记,上海同济大学地下党总支书记,上海地下党学委总交通、新市区委副书记,上海市北一区学委书记,浙江省杭州市委青委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市委青委书记,中共中央华东局青委统战部副部长等。回忆往事,乔石说:“在上海的那段日子里,我过着非常危险的生活,尤其是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那段时期,我要时时警惕着被特务盯上,但这是我为理想奋斗的最重要的时期,因为那时我就一个信念:人民都应该得到温饱。这也是当时入党的梦想和动力。”

                

                               乔石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乔石简历资料及照片

        60年代中期,乔石从中央党校毕业后就开始在中联部工作。其业务能力得到大家的认可。中联部研究室前主任吴兴唐就曾回忆称:乔石的业务很强,做的卡片非常细致,做卡片是中联部一绝。除直接涉及业务的之外,马恩列斯和毛泽东的著作,也都摘抄整理成卡片,而且字写得很好。

        乔石在退休后回忆在中联部工作的日子时曾称:“那时在中联部,工作虽很辛苦,生活也清苦,但很单纯,同志间关系也很单纯。你记得吗?那时住在中联部大院内,每天天蒙蒙亮,大家走出大门在河边跑步,总有百来人。我和老吴(指吴学谦)也每天相约加入这个队伍。现在想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

        文化大革命中,乔石夫妇因被指是“乔、郁二人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孝子贤孙’”受到冲击,被关进中联部的“南小楼”隔离审查,之后下放“五七干校”。据乔石女儿乔晓溪回忆:大概是在1968年,经过连番数日的游行、陪斗、批斗,一天中午,爸爸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外面回来,进了洗手间。我们一家正准备着吃饭,突然听到洗手间里传来一声巨响···门开了,爸爸面无血色,没有说上一句话,又直直地朝着我们倒了下来。”,“爸爸被送到附近的复兴医院急诊室,诊断为十二指肠溃疡出血,导致失血性休克。”,“正当医生们讨论治疗方案时,爸爸单位的造反派闻讯赶到。先是宣读了‘最高指示’,接着告诫医生:他是走资派,属于‘牛鬼蛇神’、重点审查对象,你们看着办。有了这样的指示,医生只给予一般保守治疗,输上液,用了一些止血药,在医院观察了几天。好在爸爸命大,在急诊室的候诊椅子上躺了几天,出血居然停止了。病情稍见稳定,马上被请出医院。”

        被下放到“酒钢”锻炼的时候,乔石这样形容自己的遭遇,一句是“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另一句是“母亲错打了孩子,孩子怎能怨母亲?”。

        1978年2月,乔石被任命为中联部副部长。随后随团访问南斯拉夫,并起草了《关于中南两党恢复关系问题的宣传提纲》,帮助两党两国恢复了正常关系。

        1982年4月,乔石接任中联部部长。同年9月中旬,乔石在中共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仍兼中联部部长。

        1983年7月,乔石调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中组部部长。离任时乔石曾表示:“1982年把我选进中央书记处当候补书记,别人以为官做大了,很得意吧,其实,老实说,事先我没有思想准备。我想这一辈子也就在中联部干点具体的事,有空闲看看书,写写字,生活得简单点。我感到,职务越高,工作担子越重,越复杂,任务越艰巨,心里总是没有底。但我相信,在中联部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特别是中联部有勤奋工作的风气。我对中联部永远是感恩的”。

        在1987年召开的十三大上,乔石成为中纪委书记。第二年年初,党中央提出了“经济要繁荣,党政机关要廉洁”的要求。在此背景下,中纪委采取的一个重要措施就是建立人民建议征集制度,重视群众监督的力量。其中,铁道部的“大老虎”就是在群众的监督下浮出水面的。

        1988年,中纪委信访部门陆续收到许多举报线索,检举时任铁道部副部长张辛泰以权谋私,中纪委十分重视。没多久,铁道部另一名副部长罗云光的严重失职和受贿问题被发现,中纪委要求张辛泰赴郑州,协助调查罗云光案。张辛泰居然顶风作案,表面上“协助调查”,暗地里先后3次潜回北京,接受他人贿赂。1990年5月,办完罗云光案后,中纪委集中调查张辛泰的受贿线索,张辛泰自以为天衣无缝:“送礼人送东西时,我当时不在北京,现在正要向组织说明。”最终,中纪委工作人员在郑州查到了张辛泰潜返北京受贿的证据,拆穿了其谎言,张辛泰终告落马。

        1985年乔石同志兼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就任伊始,乔石就非常注重防止冤假错案,主抓了一批典型案件并处理了相关责任人。比如1986年乔石亲自过问了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预审科副科长葛林、项普所犯的执法违法事件,查明他们在承办的案件中竟有49件犯有逼供信,伤害了60多人。后由北京市中级法院立案审判,判处他们有期徒刑。

        又比如1985年乔石亲自过问了复查河南省巩县错判了魏清安拦路强奸妇女杀人案。由于真正的杀人犯田玉修在魏清安被错杀后,自己招供了,经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撤销了对魏清安原判,宣布了魏清安无罪,依法给予了赔偿。

        主政政法委的7年里,乔石一直支持法院依法审判。如在严打时,乔石一再表示“从重是在法律规定的量刑轻重范围内的从重,从快是在司法程序规定的时间内的从快。”“‘从重从快’不能高出法律规定的量刑最重处罚,不能违反司法程序规定的时限。”

        在1992年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乔石说,“法院判了不算,这不行。这样会把法院搞得一点威信都没有了,那怎么算是法治呢?!法院的威信应该是很高的,我们法院的威信目前还不算很高,我支持把法院的威信提得更高一点。”

                             乔石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乔石简历资料及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