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道来身份是毛家血脉?毛岸红是毛家第几个孩子
更新时间:2016-10-24 21:24 来源:未知 作者:探索揭秘 点击:
本文摘要:1934年长征开始后,毛泽东和贺子珍商定把他们的孩子毛岸红(小名毛毛)交给留下来坚持游击活动的弟弟毛泽覃。瑞金和中央苏区落入敌人之手后,毛泽覃恐怕走漏消息,毛毛会遭遇不测,就把他秘密转移到瑞金的一个警卫员家里。之后,毛泽覃在一次战斗中不幸牺牲
  探索揭秘网讯:1934年长征开始后,毛泽东和贺子珍商定把他们的孩子毛岸红(小名毛毛)交给留下来坚持游击活动的弟弟毛泽覃。瑞金和中央苏区落入敌人之手后,毛泽覃恐怕走漏消息,毛毛会遭遇不测,就把他秘密转移到瑞金的一个警卫员家里。之后,毛泽覃在一次战斗中不幸牺牲,毛毛从此下落不明。
 
  1953年3月,江西省省长邵式平,接到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的加急电报:1934年10月,中央苏区有一些领导干部在长征前夕,将他们的子女寄养在瑞金等地的群众家里,现在中央委托江西省帮助寻找这些红军长征时留下的孩子,特别要找到毛泽东和贺子珍的孩子毛毛。邵式平接电后立即专门安排省民政厅干部王家珍负责这项工作。经过王家珍四处打听得知,毛毛很可能被寄养在朱坊村的朱盛苔家里。

 
  1953年,王家珍到朱坊村找到了朱盛苔及其妻子黄月英。这对夫妇马上肯定了自己就是红军后代的养父母,并把这个孩子长大后的照片拿给了王家珍看,王发现确实与毛泽东有几分相似。据朱姓夫妻俩回忆,1934年农历九月的一天,红军的大部队已经离开瑞金,几个红军干部把这个孩子寄养在朱盛苔家里,为了避人耳目,朱盛苔给孩子取名“道来”,意思为从半道上检来的,朱道来从此便一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但是,两个月前,一个从南京来的中年妇女,名叫朱月倩,持了南京军区空军司令部的介绍信,找到朱盛苔家,说是来接儿子的。朱月倩的丈夫叫霍步青,当年是中央派到苏区的巡视员,1933年在福建省建宁县牺牲。他们的孩子霍小青也留在瑞金。这次是瑞金的民政部门把她带到了朱盛苔家,当她见到朱道来后,一口认定就是她的儿子,朱盛苔夫妇也只好让她把朱道来带走了。
 
  王家珍回到瑞金,急忙向上级有关部门汇报了情况,中组部很快要求王家珍和黄月英赴南京,把朱道来接到上海贺子珍处,让贺子珍亲自辨认。1953年6月中旬的一天,王家珍、黄月英、朱道来三人来到上海贺子珍家中。
 
  当朱道来站在贺子珍面前时,贺子珍仔细地端详了许久,禁不住用颤抖得走了样的声音自语道:“是毛毛,这就是我的毛毛!”让贺子珍再次在心头激起感情浪潮的,是当王家珍从黄月英的提包里拿出了一件小袄衫。黄月英说:“这是孩子被送来时就穿在身上的衣服。”贺子珍接过袄衫,立即唤起了心中的记忆,这一件袄衫是她20年前为毛毛缝制的,这是证明毛毛是自己亲生骨肉的最好物件。
 
  找到了毛毛的消息,在上海的有关范围传开了。接连几天,饶漱石、陈毅也来了,他们在见到了朱道来后,都觉得不会有错。贺子珍的哥哥贺敏学为了防止出差错,提出应该带毛毛的医院验血,检验的结果证明朱道就是毛泽东和贺子珍的儿子毛毛。
 
  找到了毛泽东的儿子毛毛,是一件不小的事情,朱道来在贺子珍处的有关情况,都及时的报告了北京。半个多月后,中央组织部通知毛毛去北京。第二天,朱道来等人被安排在中组部招待所。毛毛的到来,让不少中央领导知道并予以关注。首先是周恩来到招待所看望,接着来的有朱德、董必武、邓颖超、帅孟奇等在中央苏区战斗过的老同志。大家都觉得朱道来的长相的确很像毛泽东,应该不会错。
 
  1934年长征开始后,毛泽东和贺子珍商定把他们的孩子毛岸红(小名毛毛)交给留下来坚持游击活动的弟弟毛泽覃。瑞金和中央苏区落入敌人之手后,毛泽覃恐怕走漏消息,毛毛会遭遇不测,就把他秘密转移到瑞金的一个警卫员家里。之后,毛泽覃在一次战斗中不幸牺牲,毛毛从此下落不明。
 
  1953年3月,江西省省长邵式平,接到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的加急电报:1934年10月,中央苏区有一些领导干部在长征前夕,将他们的子女寄养在瑞金等地的群众家里,现在中央委托江西省帮助寻找这些红军长征时留下的孩子,特别要找到毛泽东和贺子珍的孩子毛毛。邵式平接电后立即专门安排省民政厅干部王家珍负责这项工作。经过王家珍四处打听得知,毛毛很可能被寄养在朱坊村的朱盛苔家里。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从南京赶过来的朱月倩,导致了毛毛“定论”的流产。朱月倩在得知北京方面的有关情况后,赶到了中组部招待所,大哭大闹,说朱道来是她的孩子,不许别人夺走,并且扬言要自寻短见。
 
  朱月倩的哭闹,自然要报告的毛泽东那里,毛泽东得知此事后竟然说道:“不要说这件事了,管他是哪个的孩子,都是革命的后代,把他交给人民,交给组织吧。”毛泽东一锤定音,“确认”的事就此作罢。朱月倩自然也领不走朱道来,朱道来便被送到了帅孟奇家里。
 
  自从1953年7月在北京与朱道来分手后,江西省的民政干部王家珍始终与朱道来保持书信联系。王家珍从其后的通信中得知,朱道来在多年的9月在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插班读书。1957年考取了清华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个国防科研单位从事科研工作。再其后,他们的通信越来越少,以至于到“文革”后完全中断了联系。
 
  在无法打听到有关朱道来消息的情况下,王家珍于1974年专程来到瑞金朱坊村,向朱家打听朱道来的下落。黄月英告诉王家珍的却是一个令人痛心疾首的事实:“1966年下半年,文化大革命的武斗已经开始,朱道来在南京被打死了!至于被什么人打死的?她也无从得知。”最后,老人心情沉痛的说:“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让他到北京认父母了,就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总能留下一条命吧!”
 
  至于后来坊间传说,因为朱道来是贺子珍与毛泽东的儿子,当时北京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的有关人,通过当时的造反派,让这个艰难认祖归宗而姓名都没有改成的小伙子死于非命。笔者无从考证传说的真实性。只是把传说再说一遍而已………

    相关内容

    网友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