婶婶虐待我,婶婶我知道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7-06-07 20:53 来源:未知 作者:探索揭秘 点击:
本文摘要:走出家门我才发现,偌大的城市我竟然无处可去,只能在黄昏的街头到处瞎转悠。 恍惚间,我走到了以前跟爸妈住在一起时的小区外,这是一条十字路口。 我正满心凄苦的左顾右盼,一辆别克轿车突兀的停在我跟前,看着缓缓降下的车窗,我有些惊喜的喊了一句:妃姨


走出家门我才发现,偌大的城市我竟然无处可去,只能在黄昏的街头到处瞎转悠。

恍惚间,我走到了以前跟爸妈住在一起时的小区外,这是一条十字路口。

我正满心凄苦的左顾右盼,一辆别克轿车突兀的停在我跟前,看着缓缓降下的车窗,我有些惊喜的喊了一句:“妃姨!”

妃姨微笑看了我两眼:“怎么这副样子,跟你叔叔家人闹别扭?”(跟婶婶有关的文章)

我犹豫了下,点点头。

妃姨皱皱眉:“既然跟家里闹别扭,我遇到了就不能任你乱走,上车!”

我:“啊?”

妃姨指了指身后的车门。

我略一犹豫,就拉开驾驶位后边的车门坐了进去。

这时绿灯亮了,妃姨轻踩脚下黑色细高跟,车子稳稳滑了出去。

我坐在后座悄悄打量专心开车的妃姨,这是一位三十出头,精致美丽的职场女性,她叫舒妃,是一家女性杂志的总编,也是我老妈曾经的闺蜜。

我有心想找话题说几句,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

妃姨见了轻笑道:“别紧张啊秦生,你小时候我还经常抱你玩呢,不要拘束哦。”

我呐呐道:“我不紧张,我,我就是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妃姨点点头:“自从上次在葬礼上见过,都两年多没见你了,你还好吗?。”

我眼圈一红,选择了沉默。

很快,我们到了妃姨所住的小区。

进了门,妃姨先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凉茶扔给我,说:“你先喝点东西,我去换个衣服就来。”

我紧忙问道:“妃姨,琳琳那去了,怎么不在家呢?”(跟婶婶有关的文章)

妃姨扭动着月白色套裙下的挺翘臀瓣直奔她的卧室,边开门边回了我一句:“你琳琳妹妹住宿啊,我一个人也没法照顾好她,平时工作太忙了。”

不知为何听到妃姨说琳琳不在家时,我有些莫名的兴奋,也许是婶子和那个男人在床上的一幕把我刺激到了。

妃姨似乎是在赶时间一样,门都没有关好,我喝了两口凉茶本来已经趋于稳定的情绪,又被她换衣服发出的窸窣声撩拨的有些骚动,鬼神神差的我就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探头从开着一条缝的房门望进去。

月点击排行

网友关注